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恬淡

静由心,醉由人。

 
 
 

日志

 
 

随笔:如字是情花 何为我解药  

2012-11-15 20:28:49|  分类: 【笔墨留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恬淡

 情花有毒,谁是解药?解毒之草,唯有断肠。文字有毒,我无良方,渎你由我,悲喜由肠。

 熟悉《神雕侠侣》的朋友肯定知道,小龙女与杨过这对神仙眷侣曾经双中情花剧毒,一方情动,另一方必然会痛彻心扉,而唯一的解药就是那以毒攻毒的断肠草。我不知道世间是否真有情花?但爱情这个东西确如情花一样折磨人,或悲或喜,全不由己。就算没有服食过断肠草,也会让处在恋爱中的男男女女愁肠寸断,相思尽染。

 我也中毒了,而且很深!但我中的毒并没有牵扯到爱情,而是因为某人的文字。

 2008年的某一天,我有幸读到好友“靖”的一篇随笔《一片云的遐思》。从此,我如痴如醉地爱上他写的那些鲜活的文字,脑海中不时浮现他开篇的第一句话“早晨,微风滤云,像是从天边衔来的一块灰锦。。。。。。”

 以前,我从不知道也不相信我会为某个人的文字痴狂,直到我用心去读他那篇看似不经意其实流露真感情的文字,我因此坐卧不安,废寝忘食。曾经,我笑别人时常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可如今这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真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是一篇千百字的文章,就彻彻底底地征服我的心,把我这个人变成一个痴迷其中的大傻子。我是喜?是悲?还是到了悲喜交加难以自拔的境地?为什么如此入心的文字是出自别人笔下却每每触动甚至击中我的泠弦?又为什么同样的画面由不同的人来写会有流泉与死水的区别?带着诸多疑问,怀揣一颗朝圣般的心,我没日没夜地沉浸在他的文字中。顺着他笔端的指引,我读到孙犁,又读沈从文,再读鲁迅。从散文随笔到故事小说。我重新确立阅读方向,沿着人物原型的脚印,进到小说里,亦步亦趋,一直找到人物内心的窗口。

 我知道,有人写字是为了生存,也有人是为了博得名利,但更多的人是为了抒发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当笔者的文字一下跃入自己的眼帘,直面扑向心的柔软处,必定会引起读者情感上的共鸣,也可能激发读者创作的灵感和渴望交流的冲动。虽然笔者与读者不能谋面,但通过交流与探讨,终究会成为文字上的知音,精神世界里的知己。

 我不反对有些笔者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刻意地制造故事情节、营造氛围,挖空心思以赚取更多读者的眼泪和青睐。这也符合写作讲求的用字浅白含义深,情节曲折吊人心的技巧。但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必须贴近人物的内心。汪曾祺在《沈从文在西南联大》的文中提到,沈从文常说的那句话,“习作要贴到人物来写”。汪曾祺也强调:“笔者的心贴不住人物,笔下就会浮、泛、飘、滑、花里胡哨,故弄玄虚,失去了诚意。”我理解为,贴住人物,就是笔者要让自己所创作的人物紧紧贴近人物所在的生活,不脱离、不做作,人物所说出来的话符合当地的人文和环境,提炼出语言特色,笔者与人物的心如影随行,从同一视角去听、去看、读懂,直至完全达到浑然天成的境界,实现字在字中,意在意外的写作期望。

 正因为如此,我回过头来再去感知和品位“靖”那些令我痴迷的文字,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文字确实是有毒的,他让人情不自禁,让人难以割舍;人的内心也是有毒的,或轻或重。当两毒相遇,要么中毒更深,要么以毒攻毒。

 古人说开卷有益。于是,翻开书,文字就是我全部的精神世界,合上书,我可能会成生活之外的孤家寡人。

 要怎样做才能获得治疗我为文字痴狂解药呢?我一再反问自己。既然我已经离不开他的毒,索性就让我倚生在这毒之上,随悲随喜,我也言悲言喜吧。

 我清醒地意识到:文字如果是情花,草中却也无断肠。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