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恬淡

静由心,醉由人。

 
 
 

日志

 
 

(原创杂文) 戏说苏东坡与他生命中的三个重要女人  

2011-03-25 12:08:50|  分类: 【读书小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杂文)戏说苏东坡与他生命中的三个重要女人
                                
                                                                                                       恬淡
   
       苏东坡是我国一代文化伟人,他一生清旷豁达,热爱生命,即使命运多舛,他依然坚守信仰,恬淡人生,笑对红尘。从他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真实、率性、可亲可爱的东坡。在不同境遇下,他与王氏两姐妹和朝云先后发生的爱情故事,感动着我,更激起我的写作欲望。通过研习东坡那些传世诗词,足以见证一代文豪所经历的人间真爱。又通过学习“叶飞”先生所著《苏东坡的千年人生智慧》这本书,了解到一些文化背景和历史片段。我想从女性的视角出发,戏说东坡先生和生命中三个重要女人发生的故事。不谈政治,不涉及人文,只说平淡生活中他们夫妻间的恩,义、爱和情。
       一、与结发妻子,“不思量,自难忘”。
       王弗,与东坡同是四川眉山人。她是乡贡进士王方之女,出身书香门第。16岁嫁给苏轼(苏东坡)。东坡称赞她“君之未嫁事父母,既嫁,事吾先君、先夫人,皆以谨肃闻。”有这样一位贤淑的妻子,东坡可以安心读书应考,安心与父亲弟弟一同上京城,却不担心母亲的起居,妻子王弗照顾的很贴心,很周到。
       刚结婚的时候,东坡不知道妻子会读书写字。在共同的生活中,妻子除了操持家务外,其余的时间都在书房内陪丈夫一起读书。有时候东坡忘记书的内容时,妻子会清楚地记得并告知丈夫,丈夫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又多问其他书籍,妻子都略知一二,还有自己的见解。这给东坡带来很大惊喜。东坡说“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在婚后的第七年,东坡参加开封科举考试,第二年又参加省试,得到当时文坛领袖欧阳修的赏识和栽培,还把衣钵传给东坡。东坡从此踏上仕途道路,但因他自负才高又年轻气盛,与上司经常发生摩擦。妻子王弗深知丈夫的性格,担心他误事,得罪人,就常常借用父亲苏洵的话,提醒他。为了帮助自己的丈夫,王弗是费尽苦心的。当有人来访在厅堂交谈的时候,王弗就在屏风后面听。客人走了以后,她会给出意见,说:“这个人说话摇摆不定,其实是听你的话锋而变啊,你不应与这种人交往。”如果有人因为有所求来拜访,她还会说:“这人与你亲后不会长久,看他能迅速与人亲厚,则抛弃人必定也很快。”后来果然验证了妻子王弗的话。就这样,王弗成为丈夫识人,断事的好帮手,东坡也渐渐变得老成稳重。这不能不说是王弗的功劳,她把一个青涩的年轻丈夫培养成为一位称职的地方官。
       东坡刚被调回京城,丈夫仕途正前途似锦的时候,王弗就去世了,当时才27岁。她与东坡做了11年的夫妻。东坡并没有为妻子写下诗文,只以一篇短小的墓志铭寄托哀思。或许是仕途的平顺,事业的忙碌,冲淡了对亡妻的思念吧。直到十年后,东坡在密州作太守的时候,某一夜做梦,勾起对往事夫妻恩情的追忆,于是情难自禁,写了著名的【江城子】这首悼亡词。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从这首词中不难读懂,十年间,东坡先生想起妻子王弗的时候并不多,不是不思念,而是早把对妻子的爱埋藏于心中,永生难忘。东坡当时正是密州太守,妻子的坟墓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四川。这一别十年,中间也没回去探望,满腔悲情不能当面对妻子说倾诉。但是回去又怎样呢!亡妻应该还是去世时候的模样。而自己第一次被贬,身边缺少贤妻王弗的劝慰,更无人帮他识人断事,更无人指点迷津。续弦是王弗同族的妹妹,能持家,却不能为苏轼分担心中的苦闷。十年的沧桑后,东坡已是满脸风尘,两鬓斑白,恐怕当年27岁的妻子已经认不出现在的丈夫了。
       生活中见不到,却在梦中回到了故乡。妻子正坐在窗前对镜梳洗打扮,娇媚动人。两人眼神相对的一刻,都明白这温馨的一幕不过是场梦境。埋藏了十年的思念更加重了两人的悲伤,只有无奈地,无言地流泪。东坡哭醒了,梦破灭,他安慰自己,埋葬妻子的地方,是按照父亲的意见,把她葬在母亲的身旁。当年他亲手栽植的三千棵松树,如今必然是繁茂长青。明月照耀下的墓地,更显得凄凉,更令人伤心。
       可以说,东坡对结发妻子王弗的爱,是尊敬和思念并重的,也是心怀感激的。王弗是当之无愧的夫人。王弗的智慧,能力,是续弦王闰之,爱妾朝云不能相比的,也是值得后人尊敬的。是名副其实的贤夫人。
       二、与续弦患难红颜“惟有同穴,尚蹈此言”。
       续弦王闰之,是在东坡33岁,父亲服丧期满后,是亡妻王弗的伯父王介牵的红线。王介是蜀中名士,他非常欣赏东坡的才华和为人。当时他最小的女儿闰之正好长大成人,王介觉得女儿嫁给东坡,也绝不会辱没了女儿。就这样,王弗的小堂妹就走进了东坡的生活。
       王闰之嫁给东坡后,生了两个儿子,但他对继子兼外甥的苏迈疼爱有加,视如己出。在此期间,东坡还买回来朝云等几房侍妾,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乌台诗案”时,朝廷缉拿东坡下狱,32岁的王闰之万般无奈又是心中无主,一家老小哭得是昏天黑地。东坡的弟弟子由为了救哥哥出狱,在皇上面前实话实说,兄弟间血浓于水真情感动朝中很多忠臣良将,又因为皇上也是真心爱才,就把苏东坡贬职到黄州,职务是团练副使。
       王闰之和妾室孩子们随后也到黄州陪伴东坡。由于生活难以维持,苏轼就在朋友的帮助下,在所谓的“东坡”那块荒地开始躬耕。(也是苏东坡字的来历)续弦妻子王闰之也开始纺织,全家人自食其力,都无怨言。这样平淡清苦却十分自在的生活,让东坡毫无后顾之忧,写下很多脍炙人口的佳作,传世至今。如《醉翁操》《赤壁赋》。其中“雨中有泪亦凄怆,月下无人更清淑。”也成为咏海棠花的千古名句。
       东坡曾为小他11岁的王闰之写诗七首。但东坡在黄州期间写的名词佳句都应有王闰之几分功劳的。
       可以说,续弦王闰之在患难之中,陪伴东坡半世。东坡春风得意回到京城担任翰林学士后,王闰之46岁死于京城,也算功德圆满了。为此,东坡写下了《祭王妻同安郡君文》其中一句话就是:“惟有同穴,尚蹈此言。”这句誓言,就是要与王闰之合葬,生同行,死同穴。弟弟子由后来在东坡去世后,也确实让他们合葬在一起了。王闰之生前死后都赢得东坡最大的尊敬。
       三、与爱妾是情之所系“惟有朝云能识我”。
       朝云这个名字是东坡后改的,也从妻子姓王。初相识朝云的时候是在杭州,她当时只是个12岁的小女孩,是名容貌秀丽夹杂着青涩的小舞妓。东坡见她颇为出众,沉静脱俗,就买回家去做侍女。还教她读书识字。
       等到朝云成长为亭亭玉立、聪慧可人的少女后纳为爱妾。朝云在22岁的时候,东坡已经48岁,朝云为东坡生了小儿子。48岁得子,而且是最疼爱的朝云所生,东坡是欣喜如狂,孩子出生3天,按照当时风俗洗浴,东坡写下《洗儿戏作》:“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这首诗所表现出来的爱子情深是溢于言表。
       世事就是这样,越是珍贵的东西就越容易失去。东坡的小儿子即将满一周岁的时候,因病夭折了。这对东坡和朝云来讲,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朝云哭得是肝肠寸断,想要和小儿子一同去了。东坡从此把更多的爱和体贴倾注到朝云身上。
       由于苏东坡参研佛法,朝云在他的影响下,为早夭的儿子念经超度,日日礼佛,慢慢地平复了丧子之痛,人也更加的成熟和娇媚。东坡在家里会客的时候,朝云常常出来奉茶,众友人的赞美之词让东坡非常高兴。而且,据说东坡为了爱妾朝云,还向自己的门生秦观(秦少游)求得一词:

       《南歌子·赠东坡侍妾朝云》

       霭霭迷恋春态,溶溶媚晓光。
       何期容易下巫阳。
       只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暂为清歌驻足,还因暮雨忙。
       瞥然归去断人肠。
       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秦观懂得东坡为爱妾起名“朝云”典故,是出自宋玉的《高唐赋》。是说楚襄王游览巫山云梦台,遇到一位美丽的神女,二人缠绵之后,神女临走的时候说自己:“我清晨化为云,傍晚化为雨。”楚襄王思念神女,于是就建了一座“朝云祠”。秦观就以《南歌子》赞美东坡与爱妾的真挚爱情和朝云的美貌。东坡也和秦观一首:

       《南歌子·舞妓》

       云鬓裁新绿,霞衣曳晓红。
       待歌凝立翠筵中。
       一朵彩云何事、下巫峰。

       趁拍鸾飞镜,回身燕漾空。
       莫翻红袖过帘栊。
       怕被杨花勾引、嫁东风。
   
       在苏东坡第二次被贬到岭南后,东坡觉得自己人老钱也少,岭南又是蛮荒之地,就决定遣散几个侍妾。其余的人都走了,只有朝云留下。东坡第一次被贬黄州,朝云一同经历苦难。这次被贬,朝云依然坚决地留下来陪伴在东坡身边。这让已经年近六旬的苏东坡非常感动。在朝云端午节即将过生日的时候,前后写了:

       《殢人娇·赠朝云》

       白发苍颜,正是维摩境界。
       空方丈、散花何碍。
       朱唇箸点,更髻鬟生彩。
       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

       好事心肠,著人情态。
       闲窗下、敛云凝黛。
       明朝端午,待学纫兰为佩。
       寻一首好诗,要书裙带。

 

       《浣溪沙·端午》:
 
       轻汗微微透碧纨,
       明朝端午浴芳兰。
       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
       小符斜挂绿云鬟。
       佳人相见一千年。

       由这两首词中不难看出,朝云的美媚,人好心善,让苏东坡“千生万生”永不相忘。再次写词还要重申自己对朝云的爱是千年之约,时光越久远,爱恋越弥深。
       朝云在岭南居住时间不常就死了,有人说她是吃蛇肉呕吐造成的,也有人说是因为岭南有瘴气和瘟疫,朝云身体不适应水土不服,抵抗力下降,最终没能痊愈。
       朝云死后,东坡写下《悼朝云》:“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在朝云的墓碑上,以一首楹联作为墓志铭:“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道出朝云对他的知己之恩,还说东坡的余生必然是在思念中度过的,不负朝云之情。
       朝云一生只为了东坡而活,东坡真情也为了朝云而生。这就是人间最真的情,最深的爱。
       现在,我再回过头来看看上面所写苏东坡对三个女人的感情,理出一条主线:
       将发妻王弗葬于祖坟,东坡是一生不忘,是伉俪情深的表现,是心系亲人的举措。对于续弦王闰之,东坡发誓生同行,死同穴。是夫妻情义,是感恩的真实回报。只有对爱妾朝云,东坡发自肺腑地期盼着要与她做十世夫妻,彼此真爱,永不相负!
       同样都是好女人,同样都是由情生爱,每段感情都令人感动。虽然说已是时过境迁,但这些爱情故事留给后人的启迪,确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在闪婚、试婚的潮流中,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当今世界,我们这代人是否也该反思些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