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恬淡

静由心,醉由人。

 
 
 

日志

 
 

学诗随感  

2011-01-18 22:46:43|  分类: 【笔墨留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诗随感

 

                                                                                             恬淡

 

    “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说的是炼字之难。

    温庭筠精于炼字,对仗工稳,谋篇老道,词风华美秾艳,人称“花间派”掌门人。但我却不喜欢他的作品,理由很简单,他的作品欠缺几分真性情,诗心少,匠心多。

    世上本无完人。即便是自称“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也不例外。诗词同理,也不该完美。如果一昧地追求,甚至苛求,必然会在这个过程中扼杀掉作品在创作之初的自然和灵性。

    润色是必要的,但不是必须的。

    李白一生放浪不羁,成大事不拘小节,行大义答吐蕃国书,以酒醒酒,斗酒诗百篇。他不喜欢重复做自己,却于同首诗词中偶见重复文字。我妄自揣测太白先生的意思,就是,诗意不可重,字可重。他少虚妄,多真,重情,为诗狂。人活得如此丰满,自会多有传世佳作。他留给后世自创词牌《忆秦娥》,引进缅甸曲的《菩萨蛮》,在被古人成为“诗仙”后又后人被尊为“百代词典之祖”。

    苏轼,常被诗友笑讽“不通”音律。据说,宋代是以古琴来定音准的,而不是东坡居士擅长的洞箫。古时的声韵就是当今的音准。可恰恰就是这位“不通”音律的人,先因醉翁与高山流泉相知,留下琴谱《醉翁操》,又受玉涧道人所托,为声补词,终成妙绝之作。可有谁知道,醉翁的琴谱没有延续下来,后人是依据居士所填的那首《醉翁操》重谱琴曲,才流传至今的。我们深谙居士《念奴娇·赤壁怀古》胸襟之高阔,见识之博远,还经常沉浸在他“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淡薄的入世出世的大彻大悟之中。我再度揣测,声韵的通与不通,在于是否经得起时间的淘洗,能否传承。

    国学大师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精辟地评说唐风宋韵,他提出的写词要达到的“三个境界”至今还影响着我们这代人。他鼓励后辈,当以真情入句,以意境为先。写诗歌,要在古诗词中汲取营养,要进行一次诗歌的革新,新诗中要体现出韵律美,更需要和等待一位伟大诗人的产生,一个诗坛的灵魂人物。

    有人说诗人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放弃生活,在与梦想中的女子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精神恋爱。卧轨,是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成为当今伟大诗人的宿命。一个闪耀的灵魂,从眼中去,自心中生。是凤凰涅槃。

    屈原投江,王国维沉潭,海子卧轨。他们视信仰高于生命,选择肉身向下,灵魂飞升,以自己的方式向世人宣告:宁可惊天动地的死,不愿庸庸碌碌的生。

    我想了再想,他们独有的做法,是否就是他们各自解读人生的留白?

    恬淡,是个极其平凡的,喜欢诗词,学习诗歌的女子。学诗三载,也有一些粗浅的感悟。现在就用几句真话,实话,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若将诗作按满分十分计算,我认为应是:循规不守旧,情、意各三分,炼字仅为二,一分给留白,诗成九分足,已是惊天才。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